稱道新材料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是一家生產口罩關鍵原料熔噴布的防疫重點物資生產企業。公司一度由于上游復工進度滯后,生產熔噴布的聚丙烯塑料粒子供應緊張,生產遭遇有員工、有機器、沒原料的困境。

獲悉企業難處,上海青浦區稅務局依托稅收大數據平臺迅速開始分析匹配,幫助企業尋找原料。在稅務部門提供的潛在供應商名冊上,稱道新材料“一眼相中”江蘇金發科技新材料有限公司。供需雙方經過自主自愿溝通協調后,金發科技立即開展生產線的技改調整,并于2月底向稱道新材料供應適合熔噴布生產的原料粒子。

“稅務部門的‘牽線搭橋’幫我們解決了原材料短缺問題,稅收大數據真給力!”稱道新材料負責人韓建鳴說。

稱道新材料只是疫情期間受惠于稅收大數據的眾多企業之一。疫情發生后,稅務部門立足職能、發揮優勢,深挖細掘稅收大數據,助力搶修因疫情受阻的企業供應鏈、產銷鏈及物流鏈,為復工復產按下“加速鍵”,暢通經濟社會發展“微循環”。

(圖片說明:第29個全國稅收宣傳月期間,簡陽市稅務局在辦稅服務廳開展“非接觸式”辦稅操作輔導,幫助納稅人使用電子稅務局。 )

比如,寧波稅務部門第一時間成立企業復工復產專班,搭建“市局—區縣(市)局—基層所”三級聯動機制,依托稅收大數據打通供應鏈,幫助解決原料短缺等問題。

廣東稅務部門基于稅收大數據開發上線“廣東稅務產業鏈智聯平臺”,供各行業企業發布需求、自主匹配,緩解上下游供需矛盾。

黑龍江稅務部門借助發票數據,為防疫重點物資生產企業逐一匹配潛在供貨商,助力復工復產。

截至目前,浙江稅務部門依托征納溝通平臺和稅收大數據分析平臺,已累計為262戶出口企業的179種滯銷商品匹配了19190戶潛在國內采購商。

稅收大數據實際應用效果如何?來看看各地企業的例子——

浙江康盛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生產制冷、機械用高壓管材及延伸產品的上市公司,受疫情影響,原材料缺乏的情況開始影響企業生產。杭州稅務部門在了解企業困境后,按照原材料名稱、規格進行大數據篩選分析和供需匹配,幫助企業縮小供應商搜尋范圍,促成了康盛股份和浙江龍盛薄板有限公司的合作,雙方按照市場化原則,已經達成價值300萬元的供貨協議。

甕福達州化工有限責任公司主要生產磷酸二銨、高效磷復肥、特色水溶肥等產品,是國內重要的化肥生產基地。但因為疫情,公司積壓庫存達3萬噸。當地稅務部門在了解企業難處后,借助稅收大數據分析發現:東北、華北等地化肥需求十分巨大,甕福達州化工就此打開了新銷路。如今,每天1200噸化肥裝車發往黑龍江、遼寧、陜西、山東等地,公司負責人樂開了花。

位于杭州市余杭區的中亞系家紡企業,擁有中亞布藝、貝銘紡織品、藝貝家具三家企業,產品80%以上供應出口。隨著海外疫情發展,中亞系三家企業一季度銷售額驟減。了解到企業困難,杭州市余杭區稅務局通過分析稅收大數據,篩選家紡產品銷量較大的門店渠道,幫助企業對接顧家、大自然、慕斯等家居品牌。目前,中亞系企業已和50家家居連鎖品牌門店初步達成了合作意愿,采用在門店上貨的方式銷售產品。

浙江東陽市航曉電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專業生產電蚊拍的外貿企業。隨著疫情在全球蔓延,國外客戶取消訂單11個,價值75萬美元。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航曉電器在浙江稅務征納溝通平臺發布了一則尋找國內銷售渠道的求助訊息。僅2天時間,供銷雙方已經順利對接,航曉電器第一批3000個電蚊拍投向了國內市場。

海潤繭絲綢是一家從事繅絲、絲織品、繭絲副產品制造的勞動密集型企業。受疫情影響,企業復工后產出的5噸多生絲找不到托運方,眼看交貨日一天天臨近,位于山東的客戶不斷催促。云南楚雄州稅務局的稅務人員通過“金稅三期”核心征管信息系統,幫助企業細致梳理、精準鎖定轄區內有承運能力的物流運輸企業,第一時間將名單交給企業。僅2天時間,海潤繭絲綢的5噸生絲順利發貨。

受疫情影響,以制糖為主的廣西博慶食品有限公司因為物流問題犯了難。獲悉企業訴求,廣西河池市稅務局立即跟進,在稅收大數據平臺檢索行業、名稱、發票等關鍵信息,篩選出符合條件的廣西宜州市金瀚宇物流房地產有限責任公司運輸分公司。在經過雙方自主自愿的協商溝通后,金瀚宇運輸分公司派出運輸車輛400輛,支持甘蔗運輸,助力博慶食品完成榨季制糖生產目標。

稅務總局稅收科學研究所研究員孫紅梅表示,稅收大數據是稅務部門的“金山銀庫”,疫情發生以來,稅務部門充分發揮稅收大數據優勢,進一步加強經濟稅收分析,按照稅務總局黨委提出的優惠政策落實要給力、“非接觸式”辦稅要添力、數據服務大局要盡力、疫情防控工作要加力的“四力”要求,主動服務企業加速復工復產,為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持。